进一步撕裂的美国

为什么中美两国的社会忍耐底线不一样?

很多朋友可能有个疑惑,即美国社会都已经这样了,为什么还没有乱?而中国社会的忍耐底线,似乎比美国弱多了。为什么?

因为中国社会有政权底层逻辑,而美国没有

中国社会的政权底层逻辑是,为人民服务+社会主义制度。在这个底层逻辑下,中国政府必须要保证宏观层面的底层逻辑,大于微观层面的腐败、特权等反底层逻辑现象的存在。

一个直观粗浅的感受是,如果中国的腐败现象小于10%,整个社会会比较平稳,如果大于10%小于30%,社会上会出现一些怨言,如果大于30%小于50%,则基本达到民怨沸腾的程度,而如果大于50%,则基本就会出现各种群体性事件甚至骚乱,社会到达崩盘的临界点。

但对中国社会形成致命一击的50%,到了美国那儿,才刚刚起步。每一个美国总统,几乎都是擦着50%的边当选的,而且每一个美国总统,都不会真的把服务所有人,当成己任。他只要守住自己所在利益群体的基本盘,再争取到中间盘,就OK了。

而更为关键的是,美国社会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底层逻辑。民主党有民主党的逻辑,共和党有共和党的逻辑,谁上台就换谁的逻辑。在没有一个统一逻辑的情况下,你也就无所谓乱不乱的问题,因为这套制度本身就是一个乱中取胜的制度。

乱到最后,饭总是要吃的,日子总是要过的,所以乱过之后就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这也是美国人在历次总统选举中,投票率不高的原因之一,因为玩上几次之后,有一部分人发现,玩来玩去没结果,干脆不玩了,还省点力气。

所以,美国社会的忍耐底线,就会比中国社会高很多。

进一步撕裂的美国

拜登在川普还没认输的情况下,宣布获胜并发表获胜演讲,只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。

如果我们去看拜登和川普的竞选辩论,他们俩不是代表自己,而是代表美国不同的利益群体。比如,拜登说要搞清洁能源,川普则说清洁能源是个屁,他要发展石油工业。为此,他在选举日当日把《巴黎协定》都给退了。然后拜登发推说,他会在明年就任后,把《巴黎协定》再加回来。

所以,拜登上台后,石油产业链上的工人,估计都在瑟瑟发抖。

不论拜登说了多少漂亮话,这些石油产业链条上的工人,都不会相信拜登。他们在川普没有放弃的情况下,一定会尽力支持川普闹事,竭尽全力把川普送上总统宝座。

而拜登之前说了要搞清洁能源产业,重新加回《巴黎协定》,他也不可能再去支持传统石油产业。不然的话,因为这些原因投票给拜登的人,该发动倒拜行动了。

因此,两路人马互相搏杀,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。这种搏杀表现得越激烈,川普的抵抗也会越激烈,甚至即便川普认怂退出了,还可能会出来川普2、川普3、川普4。。。民意代表也是一份职业,只要市场上存在“商机”,一定能会有人愿意去做代理。如果有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,因为利益受损而不停聚集,则选出代表是早晚的事情。

当然,拜登急匆匆发表获胜演讲,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。他也有庞大的支持者和利益群体,如果他在选情明显占优势的情况下,不率先表态,他背后的支持者和利益群体也会着急。所以,在这种制度下,当事各方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加剧撕裂,也只能被迫迎难而上,进一步推动这种撕裂。

在中国的制度下,为什么不太容易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呢?

一是因为,中国有带头大哥,有事冲他去,利益群体之间不太容易发生直接的对抗行为。带头大哥左右协调后,最后定个调,就先这么办。谁要是不服,就是跟大哥过不去。在方案大致能够平衡左右各方势力后,一般也就这样了。

二是因为,带头大哥不会特意搞群体对立的事情,不然难办的是自己。所以,中国的方案一般都会兼顾现实,进行过渡。比如,石油产业也要搞,清洁能源也要搞,大家互相过渡。对于西方国家提出的超高标准要求,带头大哥一般也会顶一顶,所以《巴黎协定》中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,中国是发展中国家,减排指标不会把自己逼死。

当然,中国体制的弊病是,带头大哥队伍中,难免有些人狐假虎威,借着职权搞腐败,损害带头大哥声誉。有些腐败分子位置爬的还挺高,严重损害带头大哥威信,所以,反腐只有进行时,没有终止时。

如果某一天,反腐工作出现体制性的失灵,则将是带头大哥被抛弃的日子。所以,从宏观角度来讲,体制内的反腐口袋是扎得非常紧的。

当然,不同国家对腐败,有不同的标准。美国允许政治献金的存在,按照中国标准,这属于官商勾结,属于腐败行为。在中国,当到顶级公务员之后,体制对你的要求是圣人,而不是凡人。如果有凡人行为,可能会引发宪政危机。

在美国,总统是凡人,搞下属、乱放炮等等,都没事。

拜登和川普的这场竞选大戏,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至少要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终局裁判之时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