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蚂蚁上市前被央行等四部委约谈说起

支付宝的花呗,本质上是信用卡,借呗本质上是信用贷款

这两款产品有一个共同特点,即都是基于信用,而不是基于抵押实物。对于消费者来说,没有抵押实物的烦恼,确实便利,但是对于产品本身来说,可能会形成一定坏账。这基本是不可避免的。

如果大家对此不相信,可以去看一下银行。银行的对外放贷,一般都需要提供抵押物,且审核特别严格。但即便如此,银行仍然存在坏账。有的小银行或者农村信用社这类的金融机构,坏账率有时可能还挺高,搞破产的可能都有。所以,如果你认为支付宝通过其自身的一系列程序设定,就能有效避免坏账,那是想多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监管机构不允许支付宝利用一倍的自有资金,去反复撬动多倍社会资金,对外放贷,是有道理的。因为这些行为的底层本质,就是大家把钱借给支付宝,让它对外去放贷。假设你借了一万元给支付宝,放贷给了某个不认识的人,但这个人是否能够按时足额还贷,完全不知道,其中是蕴含很大金融风险的。

之所以你现在觉得安全,是因为支付宝本身具有足够的信用。而一旦玩得太大,资金链断裂,玩砸了,中国版“庞氏骗局”可能就来了。“庞氏骗局”在破产前,投资者也不知道它是“骗局”,等到玩砸了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它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,买空卖空。

马云为何抨击巴塞尔协议

《巴塞尔协议》对此有最低风险资本要求、资本充足率要求等。换成大白话就是,如果你只有一万元自有资金,你只能在此基础上进行有限的套现,但不能反复套现。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。假设支付宝通过借呗对外放贷,借出去一万元,然后支付宝将这一万元债权,打包成理财产品,在社会上卖了出去,回笼了一万元现金,然后又放贷了出去。则这时监管机构可能就出面了,说这个游戏到此为止,后边你不能再打包卖了。

也就是说,这类资产证券化行为,你只能玩个一次两次或者几次,但不能无限次的玩。而能玩多少次,要根据你的坏账率来判断。如果你坏账率低,放贷出去的钱都能如期收回来,则我可能允许你多玩几次。但如果坏账率高,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,则我就不允许你多玩了。当然,一般来讲也有一个总的上限。

而对于金融机构来讲,也要时时刻刻向监管部门上报各项数据,比如放出去多少钱,收回来多少钱,以及其他一些复杂的财务数据。监管机构会定期审核,发现问题可能就会来整顿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这些金融机构难不难受?

当然难受,时时刻刻被人盯着,盘子也做不大,有“钱”也不能赚。所以,他们很想松绑。美国在2008年之前,在金融资本代理人的操盘下,不断松绑,把各种监管政策和措施全部去掉了。然后,金融资本一路狂奔,最后整出了一幕全世界都吃不了兜着走的大戏。

当然,亏的是国家和投资者,吸附在这些链条上的各类金融人员,“赚”的是盆满钵满。

马云不敢说国家的监管政策有问题,于是他就转而抨击《巴塞尔协议》,说它是老年人协议,因为全世界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思路,大多都来自于这个协议。把鼻祖喷掉了,底下猢狲就散了。所以,他要么可能是被内部利益集团洗脑了,要么可能就是屁股歪了。

还有,他提到的银行当铺思维问题,本质上也是这个问题。他如果想把他的债权“资产”卖给银行,银行肯定不要,因为按照现行政策,银行会说,拿抵押物来。所以,他也想给银行松绑,让银行具有“信用”思维。这样的话,以前面举例,支付宝的一万元债权资产,无需任何抵押物,就可以卖给银行,银行给支付宝一万元现金。

如果这个套路成立的话,以后支付宝就可以不用把债权资产打包成理财产品,卖给社会人员,而是卖给银行就可以了。假设阿里再自己成立或并购一个银行,左手跟右手交易,那简直爽呆了。

阿里可以通过自己的银行,对外名正言顺的吸储,然后把吸储得来的钱,输送给支付宝对外放贷。银行的信用比理财产品的信用,强多了。如果你去买理财产品,你可能还要犹豫一下,但如果你去银行存钱,你肯定不会觉得银行资金有问题。

这样玩下来,公司整套财务报表会特别好看,而在利益链条上的人,也会赚的特别happy。

当然,如果某天资金链断裂,玩砸了,也不用怕,因为损害的是金融信誉,不是自己利益。而国家大概率也会接盘,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,政府总不至于让银行破产,让储户拿不到钱。

所以,金融资本给自己松绑的利益冲动,就显现的十分明显。

当然,上面也只是我的推测。毕竟,唐僧有过一句名言,悟空想吃我,还只是一个构思,没有成为事实,不如等他吃了我之后,再抓他。。。呵呵。

另外,我说这么多,不是想批判马云,只是想说,我们对金融资本要保持警惕。它们是孙猴子,本事很大,用好了,能帮你一路斩妖降魔,前往西天取经;用不好,它们能大闹天宫,把你辛辛苦苦攒下的锅碗瓢盆,全给砸了。

最后,还是那个观点,也许马云的说法存在某些偏差,或者只是纯粹站在了他自身所在利益角度思考问题,但他并没有犯法。因言获罪,也会损害整个社会对法治的信仰。约谈不是稽查。约谈,只是约着谈一下话而已。大家也不要上纲上线,去抨击马云。

用损害法治的方式,去打击金融资本不当利益冲动,对整个社会也是有害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