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商银行暴雷,65亿元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

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,又一次见证历史!2019年5月24日,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,被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联合接管,这是中国金融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。随后,包商银行的风险处置、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是否兑付均颇受市场关注。而最新消息:包商银行65亿元二级资本债因“无法生存触发事件”全额减记。据悉,这是史上首例!

金融圈又出了一件大事,那就是包商银行暴雷了。

当然,准确来讲,包商银行不是现在暴雷,而是很久以前就暴了。去年的时候,央行和银监会对包商银行就进行了接管。现在,算是正式对其宣告“死刑”。

我看有留言表示,认为监管对蚂蚁下重手完全是搞错对象。从包商银行暴雷这件事可以看出,银行才是这个系统上“罪恶之源”,监管不向银行下重手监管,却向蚂蚁下重手,完全是厚此薄彼,不公平。

坦白讲,这种思路基本属于乱戴帽子式的误解。

从目前公开资料来看,包商银行之所以二级债暴雷,基本就是被民营资本玩死的。

包商银行暴雷始末

公开资料显示,包商银行的大股东是明天集团,该集团合计持有包商银行89%的股权。按道理来讲,银行内部的合规监管非常严格,不论大股东是谁,银行内部的各项资金流动,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办理。

但是,包商银行是例外。

包商银行内部的合规体系和风控制度,基本成了摆设。大股东通过大量的“白手套”将包商银行内部资金掏空,累计借款达到1500多亿。

简而言之,就是大股东在社会上注册了大量的空壳公司,然后利用这些空壳公司向包商银行贷款。由于包商银行是大股东绝对控股,内部审批基本掌握在大股东自己手里,也没有合规和风控的牵制,于是左手批右手,1500多亿的贷款资金,被从包商银行转移到了大股东手中。

而现在之所以暴雷,是因为这些借款基本都没还。

此次暴雷的二级资本债,是包商银行于2015年时发行的。所谓二级资本债,是搞金融的人创设出来的一个概念,本质就是一个债券(但是整了这么一个虚头巴脑的措辞后,人为造成信息壁垒,让你看不懂)。

通俗来讲,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个理财产品,即包商银行在2015年时可能缺钱了,内部可能没有足够的现金,于是向社会公开发行了一个金融产品,说大家都借点钱给我吧,期限10年,总金额65亿,我给大家高额利息。社会大众人士一看,银行向你借钱,且允诺你高额利息,肯定错不了,于是纷纷上赶着去借钱给它。

结果,你贪图人家的利息,人家贪图你的本金,现在暴雷了。

包商银行暴雷后引发的一些思考

大家试想一下,大股东从包商银行拿走了1500多亿的现金,还不了,这点65亿的金融债券,九牛一毛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。现在要是因此还不上了,非常符合逻辑。

银行的本质是什么?银行不是一个创造财富的地方,而是一个倒腾钱的地方。假设你设立一个银行,注册资金100亿,则按照法律规定,你先放100亿进去。银行设立后,你开始吸收存款,假设吸收了1000亿存款,则到了这个时间节点,这个银行里累计有1100亿现金。

然后,你把其中的部分现金,以贷款的形式再发放出去。一般来讲,贷款利率比存款利率要高,存在一个利率差。所以,在你把钱放出去再收回来后,你就挣钱了,即挣了一个中间的利率差。

按照法律规定,银行内部对于资金的监控、审批,是非常严格的。因为这其中的1000亿,都不是你的,而是社会上储户的。你要是乱放贷款,把钱给了没有偿还能力的人,则储户等提款时发现银行没钱了,提不到款,该疯了。

所以,马云批判银行的当铺思维,说银行应该具备信用思维,言下之意是说不要每笔贷款都看抵押物,属于把资金放贷可能存在的不良风险后果,全部转移给了银行,并间接转移给了储户,非蠢即坏。

而包商银行之所以出事,是因为人家干脆把包商银行当做了大股东的提款机。大股东把银行内部的合规、风控、审批等,全部藐视了,自己搞了一堆白手套,想借多少借多少,借完后又还不上。最后等储户来取款时,发现取不了款,银行没钱给他,于是就暴雷了。

央行和银监会接管包商银行后,发现里边一屁股烂账,都是窟窿。但为了维持社会稳定,把个人储户存款全部包了,把机构债权的90%全包了。也就是说,国家贴钱把本该由包商银行还给个人储户的存款,由国家全部还了。同时,把本该由包商银行还给机构储户的债权,由国家还了90%。

相当于说,民营资本乱搞事,国家帮他擦屁股。我不太确定包商银行大股东的相关人员,有没有坐牢了。这些人如果已经坐牢,我觉得一点不冤。

所以,这跟要不要监管蚂蚁,完全是两回事。相反,从这个逻辑上来讲,蚂蚁要监管,商业银行也要监管。尤其是这些地方性的小型商业银行,如此乱来实在让人有点眼花。

国家为何不为二级资本债兜底

有的朋友可能会有疑惑,即既然国家包了储户个人的存款,为什么不包此次暴雷的二级资本债呢?

我觉得大家在理解这个问题时,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去尝试进行:

1、国家的钱是从哪儿来的?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你我他的钱。所以,国家的兜底责任和义务,必然是有限度的。如果事事都无底线的由国家兜底,则相当于事事都由你我他共同兜底。这种无限过度的责任,对于没有参与这些特定事件的人来讲,显然是不公平的。

2、二级资本债,本质就是债券,通俗来讲可以理解成理财产品。这类金融产品,跟存款的法律性质不同,本身就是有风险的。这类风险条款,在产品合同中一般也都会有体现。所以,如果出现最极端的情况,导致投资者全部亏损,这也是投资风险的一种后果。

3、中国老百姓目前还理解不了存款风险,社会的普遍思维认为,存款是没有风险的。如果因为包商银行出现问题,导致储户个人拿不到存款,则可能会引发社会对银行金融机构信用信心的丧失,进而可能造成普遍性的挤兑。一旦发生这种情形,对于整个银行系统来讲,可能是灾难性的后果。

所以,国家包了储户存款的兑现,但不包二级资本债的兑现。

最后说几句

对于抗风险能力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来讲,建议尽量到国有四大行或者全国性头部商业银行去存款,尽量不要去地方性小型商业银行。国资虽然有弱点,即在市场经济浪潮中,缺乏一点闯劲,但是优势是,非常注重安全。国资内部的每一条线上的审批人员,都会把安全性,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甚至优先考虑的位置上。

对于公共性金融行业来讲,我觉得安全性是第一位的。富贵险中求,只适合于个例,不适合那些手握公共资金的金融机构。它们一旦冒险,玩砸后需要全社会承担后果,帮他们擦屁股,权利和义务完全不对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