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众兜底,蛋壳公寓暴雷事件的解决方案来了!

微众银行今天发布了一纸告示,简单来讲可以归纳为如下:

1、选择退租的租客,可以将预付租金债权转让给微众银行,由微众银行向蛋壳公寓追偿。

2、债权转让完成后,在微众银行办理过贷款的租客,与微众银行的贷款一笔勾销

这个事情最迟不晚于12月31日开始办理,在此之前,微众银行对租客不催收、不扣款、不计息、不上征信。

长租公寓模式中,最大的受害方是那些在贷款平台中办理借款的年轻人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聊过,这些长租公寓的资本方非常贼,他们先喊出一个按月付房租的宣传语。然后,租客在实际办理时,并不是按月向长租公寓方付房租,而是被引导到一些贷款平台,办理了一笔消费借款。

这个消费借款批给租客后,并不是付到租客的名下,而是直接由贷款平台支付给了长租公寓。相当于说,长租公寓方在第一时间拿到了整个一年或者更长时间的房款,然后租客再慢慢按月向贷款平台还款。

而在蛋壳公寓的模式中,这个贷款平台是微众银行。

如果蛋壳公寓就此倒闭,则在微众银行办理借款的租客,就倒霉了。一方面,他们可能无法再继续租住原来的房子,因为房东那边收不到房租后,肯定不乐意,要把租客赶走。另一方面,他们还得继续还微众银行的贷款,因为从法律角度来讲,贷款是贷款,租赁是租赁,两回事。

所以,我看到报道说,有个年轻的蛋壳租客被逼得跳楼了。

在全民舆论压力之下,现在微众银行出面,把这笔烂账债权给买回去了。这样的话,在微众银行办理贷款的租客,可以解套。而这个套,则套到微众银行头上去了。

讲到这儿,我觉得大家也不要盲目去感谢微众银行。资本的本质是逐利,而这件事情大概率是赔钱。任何有悖资本本性的事情,都可能是因为受到很大压力,不得已而为之。

这个事情发展到现在,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妥善的处理方案。长租公寓方玩出了这么大一个雷,社会底层小年轻纷纷中招,银行资本在其中收割利益。整个闭环的被收割方,就是刚入社会的小年轻,长租公寓房和金融资本,都是获利方。

现在,既然长租公寓方快不行了,自然是金融资本来垫底。

资本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助推剂、润滑剂,但同时资本也有逐利的局限性。如果对资本把控不好,指不定就给社会挖个大坑。它自己是挣钱了,但给社会留下一地鸡毛。所以,政府和资本是一种既斗争又合作的关系。

既依赖你,又要管好你,这是一门学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