蛋壳爆雷,资本的触手不要伸向年轻人

昨天看到有个年轻租客,因为被房东要求搬离,最后想不开跳楼的消息,让人感觉十分悲伤。

蛋壳这件事,在我看来就是资本瞎搞,搞出来的一个大坑。而且,这个大坑主要埋的是刚走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。看报道,这个选择跳楼的年轻租客,大学刚毕业,还没有正式工作。本来可能规划了自己未来的生活,不曾想却遇上这么一件事,在一声朋友圈的“对不起”中,选择结束了自己生命。

有的朋友可能会想,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如此轻率的选择结束自己生命,而不是选择抗争,或者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?

其实,这种房屋租赁纠纷的法律解决成本,是远远高于纠纷本身的。也就是说,法律只对某些特定纠纷起作用,但对于一些小额纠纷,法律基本是无用的。

实现正义,是有代价的。

法律解决的成本主要是两方面:一方面是显性的律师费、诉讼费成本,另一方面是隐性的时间成本。

对于这样一起案件来讲,律师费和诉讼费的成本,至少在几千元,同时时间成本可能是半年或一年甚至更长。所以,当你把这个案子在法院都打完官司后,基本上原先的租期已经到期,判决结果不再具有很大意义。

而且,如果最后是判决蛋壳还钱,但蛋壳到时已经破产,则一纸判决基本等于空文。相当于你折腾了一年时间,花了几千元或者上万元诉讼成本,得到了一个啥也不是的结果。

蛋壳的事情聊过很多了,有些不再重复。但是我想说,资本不论怎么玩,都不应该把触手伸向刚走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,也不要把触手伸向社会底层。面对社会底层,如果你做不到扶贫,那你就安静走开。搞出一系列套路,去收割年轻人和社会底层,这种做法无疑是可耻的。

对于社会大众来讲,不要对资本抱有太多幻想和期望。资本存在的目的,就是挣钱。凡是在大公司工作过的人,应该都有体会,即老板天天想的是如何挣钱,而不是如何承担社会责任。

但凡承担社会责任的,那往往也是被逼的。比如,政府跑过来说,你搞个中西部定点扶贫,捐点钱吧,企业集团只好捐钱。要是没有这种宏观压力,愿意主动捐钱的,非常少。

所以,资本利益集团是不太喜欢中国这样的大政府模式的。明明已经身家百亿,但还要看人眼色,有时还要对贫困地区做一些定向支持,甚至还要搞党建,这种被束缚的感觉,大家掰着脚趾想想,就能感受到背后这些大资本家的不爽。

而且,国家立法层面对劳动者进行倾斜性保护,损害的都是资本利益集团的选择权。所以,他们一旦找着机会就抨击政府,是符合逻辑的。

蚂蚁前段时间被暂停上市,我觉得也是同样原因。蚂蚁在自己的对外声明中说,他们帮助的是社会照顾不到的长尾客户。说实话,我真心佩服这些资本集团的说辞,把对社会底层的收割,描绘成是照顾长尾客户,不服不行。

啥是“长尾客户”?这个概念最早是一个老外提出来的,用来描述亚马逊这类网站的商业模式,指的是一些非常小的客户。

我觉得在实体产品中,让长尾客户有机会接触到不同产品或服务,是有价值的。但是在金融产品中,你把钱借给这些长尾客户,收割他们的利息,只会造成穷者愈穷。

如果一个人,连几百元或者一两千元钱的消费需求,都需要借钱,则你想想这些人的实力。你把钱借给他们,让他们提前消费,再用他们未来的收入去偿还这些借款和利息,并在其中加几十倍甚至更高的杠杆,把风险撒向全社会,还要上市去收割中小股民,一旦某天爆雷,后果是什么,大家可以想象吗?

不论中国政府在微观层面,是否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在宏观层面,它是有为人民服务的底层逻辑的。一旦偏离这个逻辑,它的执政基础就会受到动摇。但资本是没有这种底层逻辑的。资本的底层逻辑是,为人民币服务。如果偶尔做点好事,那是附加。

你不能指望一个为人民币服务的人,天天想着为人民服务。你可以对政府微观层面存在的问题,有着各种不满和批评,但在进行宏观层面的选择时,千万不能选反了。

政府应该加强监管,对这些将触手伸向社会底层和年轻人的行为,统统斩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