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安全维度看金融监管

半夜睡醒了,聊聊金融界的两件大事。

一是,马云被约谈了。

马云前两天刚做了一个讲话,主张放松金融监管,然后就被约谈了。约谈内容不清楚,但我觉得一个总体思路估计是,悟空,过来让我看看你头上的紧箍咒,松没松。。。

在我看来,金融监管是不能松的,松了就可能出大事。别的领域的事情,即便出了问题,一般都是个案,比如你欠我钱,我欠他钱,互相打官司。即便最后打完官司执行不到钱,也不会影响整个社会稳定。

但是,金融系统一旦出问题,影响的可能是千千万万家庭。比如,P2P暴雷后,可能几万几万的家庭受到影响。而美国的次贷危机玩的更溜,全世界都被玩进去了。

二是,小贷公司的监管新规(征求意见稿)来了,比之前更为严苛。

所谓小额贷款公司(简称小贷公司),是指有点闲钱的个人或企业,用自己的自有资金专门设立的用于对外放贷的公司。以前的规定是,注册资金不少于3亿,单个自然人放贷对象最高可以拿到大约五六百万的贷款金额。

现在,征求意见稿新规定准备把3亿注册资金,提高到10亿,而且这个10亿针对的是不跨省玩家,如果你想跨省在全国范围内玩,注册资金准备提高到50亿。注册资金必须是实缴(当然,以前也是实缴)。同时,对单个自然人的放贷金额,最高不得超过30万,或者不得超过该人近三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,两者取其低。

这么一搞,游戏门槛呈指数级上升,游戏风险呈指数级下降。监管部门的思路很明确,即如果你没钱,既别想玩这种金融游戏,也别想通过这种金融游戏套钱,哪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不行。

解决暴力催收的最佳办法,是让没有还款能力的人,压根儿借不到超过自身偿债能力的高息贷款。

所以,美国人玩得很溜甚至一度差点把自己玩死的金融创新,在中国发生的几率,就如同孙悟空不借外力自己逃出五指山那么低。

金融是为实体服务的。金融的本质是用大家的钱,为某些个别资金需求者服务。一旦金融反噬实体,或者金融玩弄大众,为自己谋利,就是它该被压到五指山的时刻。当然,如果那个时刻到来,整个国家或者社会,可能已经开始陷入某种危险边缘。因此,紧箍咒该戴好还是要戴好。

资本家对中国应该是既喜欢又不喜欢。喜欢之处在于,市场大、人口多,挣钱机会多。不喜欢之处在于,不能浪得太嗨,引起监管注意,否则一棒子下来,怎么晕的都不知道,更别提为所欲为。

但,这就是中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