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益集团是如何影响西方国家司法现状的?

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,我只选一个自己比较熟的角度,来跟大家聊聊。

学过法律的人应该都知道,西方国家的刑事司法制度非常复杂,非常讲究程序,也非常保障嫌犯人权。像早些年轰动一时的辛普森案,明明大家都认为辛普森就是杀人凶手,但是由于警方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,程序存在不合法之处,导致辛普森最终被无罪释放

这方面的例子还有很多。

比如,之前我在加拿大学习时,学过一个案例。有个人在家里后院种植毒品类作物,警方发现后,由于没有初步证据,拿不到法院的搜查令,没法正大光明的进入他家门进行搜查,于是派了无人机先行飞越进行检查。

在无人机取得初步证据后,向法院提出申请后,拿到了法院的搜查令,一举将该人抓获。结果在正式审判阶段,嫌犯辩护律师提出观点,认为警方通过无人机飞越嫌犯家庭上空取证的方法,属于未经授权的程序违法行为。

然后,法院经过审理后,又以这个理由驳回了检方的控诉,这个嫌犯无罪释放。

所以,有一个段子是,在英美国家做检察官,往往心情会比较沮丧,因为老败诉。美国人把他们那一套检察官老败诉的刑事司法体系,总结为是为了保障人权

但其实,如果你仔细研究,你会发现,这一套嫌犯非常容易脱罪,检察官非常容易败诉的刑事司法体系,其初衷可能并不是出于保障人权,而可能是出于别的目的。

那么,是出于别的什么目的呢?

我们要从利益导向这个角度去推论。如果嫌犯非常容易脱罪,谁最得利?不是嫌犯,不是法官,不是检察官,而是辩护律师。

辛普森当年因为杀妻案,找了豪华律师团给他辩护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他为了刑事审判程序,总计花费的律师费大约是1000万美元左右。这可是1995年时的1000万美元,含金量比现在高很多。

为什么会花费这么多律师费呢?因为从案发到逮捕到审判到辛普森被宣告无罪,总计经历了大约一年四个月左右。美国的律师都是按小时收费的,这个豪华律师团介入进来后,一点点证据的核实,以及一个个程序去校对,最后花掉1000多万律师费,我觉得算是正常的。

而幸亏辛普森被陪审团认定为无罪。如果是有罪的话,还会上诉,后边还有漫长的诉讼流程在等待,估计律师费还得再翻几倍。

我提出这个观点,不是自己空穴来风。好几年前,我跟一个美国律师一起聊天时聊过类似话题,当时这个美国律师的原话是,they make more rules, they earn more money。翻译成中文大概是,这帮人制定的规则越多,挣的钱也越多。

美国是一个判例法国家。所谓判例法,是指法院经过审判后形成的判例,可以成为后来案例的指导和参考,具有法律效力。所以,判例法也被称为法官法,即法官可以造法。

因此,律师在个案中,是可以推动“立法”工作的。同时,很多法官都是从律师演变而来,彼此了解各自的需求,他们的法律职业共同体,比中国做得到位很多。

在这种情形下,辩护律师群体就会非常有动力,将刑事案件司法流程搞得无比复杂。流程越复杂,耗时越多,律师就可以挣更多的小时费。同时,当程序正义达到近乎苛刻的程度时,辩护律师的辩护空间就会变得很大,价值和作用也会变得很大。

那么,为受害方代理的检察官,为什么不去对抗辩护律师的这些小伎俩呢?

因为检察官都是公职人员,没必要为了一点死工资而去跟人家死磕。再说,辩护律师一点点的死抠程序问题,有错吗?理论上也没错。只不过,这种事情旁人没有动力去搞,因为跟自己没有什么太多利害关系。

除了刑事司法制度以外,民事诉讼流程也是如此。

我当时在加拿大毕业时,在当地找了一家白人律所实习。实习期间跟律所的一个合伙人聊,问他关于加拿大的民事审判制度和流程啥的。他说民事审判流程现在也被搞得很复杂。

比如,他们那儿有双方律师各自询问对方当事人的操作惯例,即在开庭前,双方当事人各自叫上律师,坐在一起,然后互相问问题。

这个准备问问题和正式问问题的过程,往往可能要持续好几天。然后,双方律师都是按小时收费,一小时比如收500加币。几天问下来,光问问题的费用,就得付好几万加币。

对于不太有钱的中产来讲,你根本打不起官司

我说这个问问题的过程,对案件审理真的有帮助吗?这个合伙人回答说,其实也没啥太大用。

当然,这个对话是私下非正式的。如果拿到正式场合台面上,估计这个说法会遭到很多人抨击。

同理,像毒品无罪化提案等,背后也会有利益团体不停去推动。一个法案,从调研到起草初稿,到草案形成大致一致意见,到推动各立法议员团体去推动,到媒体造势,再到社会各阶层精英人士背书,这都需要钱。

如果没有利益团体出钱,谁会去搞这些事情呢?

而利益团体搞成这些事情后,大盗盗国,估计会从这些立法或宏观政策的调整和改变中,获得更大利益。

还有比如,西方国家的法学院,为什么不直接向本科学生开放,而必须要先学一个别的学科,并获得该学科本科毕业后,才能去读法学院?

这种做法,其实就是为了加深行业壁垒

在最早的时候,西方国家是没有法学院的。如果你想做律师,只能找个师傅传帮带。如果没有师傅愿意带你,你就入不了这个行。简而言之,这是一个封闭且垄断的小圈子。

后来,有些人通过开设法学院赚钱后,法学院就慢慢开始兴起了。但是,他们仍然对就读法学的门槛,设置得很高,人为形成了整个行业的高壁垒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法律行业的高壁垒,还体现在判例的整理和检索方面。由于是判例法,如果你想了解某个方面的规定,你至少要能搜到相关判例。而这些判例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,基本是搜不到的。

因为整理判例的人,把判例书籍全部搞成了让人看不懂英文首字母缩写。比如,举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,假设有一个本书叫“中国判例大集”,他们会把这本书简称为“中集”,在任何书面文件中包括法官的判决中,都不会提这本书的全名。

所以,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来讲,你根本不知道“中集”是个啥玩意儿,更别想通过这本书去找相应判例规则了。

不像在国内,大家百度搜搜,就可能搜到一些法律条文,搞得律师有时特别不好当,经常碰到一些似懂非懂、似是而非的当事人。但在西方国家,几乎不太会碰到这种情况。

当然,最后声明一下,我不是说西方的法治不好。他们的法治现状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,比中国确实要完善。我只是想表达,他们是一个由不同利益团体自由博弈,进而形成群体规则的社会。

他们通过舆论话语权所传达出来的信息,有时是有偏差的。这些在冰山上露出水面的一角,有时并不代表全部真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