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普撕开了美式选举制度的底裤一角

这不是结束,而是刚刚开始

拜登表示当选,川普表示不服,认为自己才是获胜者,并表示要将官司打到最高法院。粗略估计,这不是结束,而是刚刚开始。

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竞选总统大位时,相似的一幕也曾发生过。小布什宣布当选,戈尔表示不服,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,持续40多天。当时,两人的争议焦点只有1个,那就是佛罗里达州。小布什是靠机读选票获胜的,但戈尔认为机读选票存在误差,要求人工计票。

佛州当地基层法院最开始拒绝了戈尔要求人工计票的要求,不料佛州高院同意人工计票,于是戈尔方面迅速开始重新计票,两人差距迅速缩小。眼看戈尔就要追上小布什了,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个大法官,以5:4的微弱差距表态,不同意人工重新计票,于是,戈尔倒在了通往总统大位的黎明前黑暗之中。

当然,戈尔方面本来可以寻找别的角度,另行提起法律诉讼,再次搞事。后来为了保住美国“伟大的“民主制度,放弃了搞事念头,宣布败选。这场竞选纷争就此结束。

小布什在就任总统大位发表就职演说时,由于很多人认为他的总统大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,沿路被扔鸡蛋,光荣入选美国史上在发表就职演说时,最落魄的总统之一。

狗血一幕即将重演

现在,这一幕即将重演,而且粗略估计将比2000年时更为狗血。

更为狗血的原因有三个:一是川普的个人性格原因所致,他的发家史就是一部不服输的历史,他不会轻易认输;二是美国的大环境原因所致,美国现在严重撕裂,川普即便落选,也获得了六千几百万张票,比拜登只少了几百万张而已,有巨大的民意支持;三是最高法院的人员组成对共和党有利,跟2000年时的情形不同。

这三个原因结合起来,注定了这场选举的纷争将会更加狗血。

而如果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选举设定新的规则,比如11月3日即选举日之后收到的邮寄选票不算数,并且同意在四州重新计票的话,将可能给美国带来宪政危机。一旦发现选举存在造假甚至舞弊现象,将对西式选举制度的正当性造成釜底抽薪式的冲击感。

而现实的诡异是,这种几亿人口的投票和选票统计,统计误差以及造假甚至舞弊等现象,几乎是必然存在的。哪怕只是零星存在。以往,候选人大多遵循潜规则,只要选情差不多,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。但现在,如果一方一定要深究,并死抓着不放,将可能破坏西式选举制度的权威性。

每一个政客都会说,每一张合法选票都该被计入,每一张非法选票都该被排除。但问题是,这种漂亮话只是理论上的,到了实践中,你如何去厘清每一张的合法选票和非法选票,可能是永远无法完成的事情,或者说,将可能造成永远的纷争。

关注过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选举纷争的朋友应该知道,即便是机读选票,也会存在误差,因为选票上打孔位置对不对,打孔有没有打穿,以及机器中存在的纸屑等,都会对机器读票产生影响。

保住西式选举制度的权威性和正当性

加拿大总理和英国首相之所以如此急迫的承认拜登当选,我觉得不是出于个人喜好,而是给川普压力,让他退选。如果川普再这么闹下去,对西式选举制度的权威性造成损害后,会殃及其他实施类似制度的国家,比如加拿大、英国等。以后,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,将成为东方国家的笑柄。

最后,我还是要老生重弹一下马克思的话,经济决定政治。经济的衰落,造成了制度的衰落。在目前情形下,我觉得这种制度性的衰落,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不是川普成就了美国,而是美国成就了川普。而美国这个带头大哥的制度性衰落,也会成就其他实施类似制度国家的制度性衰落。

除了加拿大和英国外,我觉得其他西方国家也会纷纷跟进,宣布承认拜登当选,给川普压力让他尽快退选。他们这么做,不是为了个人恩怨,而是为了保住西式选举制度的权威性和正当性。

川普所在共和党已经开通选举舞弊热线,这种玩法已经大大超出了传统政客的底线。原因在于,在这种几亿人口的选举游戏中,造假甚至舞弊现象,我觉得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而从性质上来说,一个人造假和一万人造假,性质是相同的。而另外一个“可怕”的后果是,如果发现一个人造假,川普就可以要求对每一张选票进行核查,甚至是人工核查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也将造成选举的持续性撕裂。

但是,如果你不进行或无法进行人工核查,川普方面则可以一直表示不认可选举结果,因为谁知道是不是还会有更多造假的选票,混藏在其他选票中。

这么玩下去,西式选举这套制度,就被玩死了。

同时,如果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同意重新计票,并设定新的规则,比如不认可11月3日之后收到的选票,则万一川普翻盘,将给美国社会带来严重的宪政危机。现在,很多支持拜登的人,已经在街上欢呼雀跃,如果一个月之后,发现拜登落选,川普当选,这帮人会怎么想?

到时候,估计会发生严重的暴力事件,甚至是全国性的骚乱。

更严重的情形是,万一两派人马互相不认可对方当任总统的合法性,则美国就离内战不远了。即便不发生内战,美国也将变成一个混乱不堪的国家,因为明年的总统交接时间一到,到底谁当总统,都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所以,接下来西方国家会集体给川普施压,让他尽快承认败选,不要再闹了。再闹,大家都会被他玩死。

川普撕开了美式选举制度的底裤一角

川普在这个时候,跑到弗吉尼亚的高尔夫球场打球,是一种政治表演。他要向给他投票的六千几百万选民传递一种信号,即我很好,稳得很。就如同他得了新冠之后,火速出院并摘掉口罩一样。在这种时候,他展现出来的任何焦虑,都会让人们迅速流失对他的“仰慕”和“爱戴”之情。

川普所在共和党准备募集六千万美元资金,用于选举法律诉讼,其实已经撕开了美式选举制度的底裤一角。这场选举,已经花费数百亿美元,并要再次花费几千万美元用于诉讼,明面上的最大受益者基本是两个:媒体和律师。而背后的最大金主,是各利益集团的大资本。

从宏观层面来看,资金的流向是,大资本坐庄,小散户跟庄,资金集中到候选人团队后,再流向各大媒体,最后再流一小部分给律师。真正的操盘手是,资本、媒体、律师,民众小散户基本只是绿叶。

所以,西方舆论为什么对不实施这套制度的国家,进行猛烈抨击?因为他们是这套制度的最大受益者。所谓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就是他们生存的真实写照。

而西方政客们为什么也要跟着抨击?因为海量的资金汇集到他们那儿后,他们也是受益者。即便不捞钱,谁不想享受一下手握几十亿美元资金,号令天下的感觉?

同时,资本为什么也要跟着鼓吹这个制度?因为他们通过钱,就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政策,而大盗者盗国,窃国者诸侯,他们通过改变一个国家的宏观政策,可以挣得更多的钱。

另外,西方民众为什么也喜欢这套制度?因为这套制度给了他们当游戏玩家的感觉,存在感很强,让他们有了掌握自己命运的体验感。

所以,美国的先贤们真的很厉害,他们设计出了一套人人都喜欢,人人都感觉受益的制度。但现实的诡异是,世界上不会有人人受益而无人不付出的事情。所以,真正在付出的是谁呢?

那就是整个国家或集体。

当资源充分时,在体系内的所有人都会特别享受这套制度,但当资源耗光时,在体系内的很多人都会感觉难受。因为他们在无法实现增量的情况下,只能进行存量搏杀,这会造成严重的内卷化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基本有两个选择:

一是主动减少内部存量搏杀,让彼此都有些喘息空间和机会;二是对外扩张,用外部增量来减少内部存量博弈的惨烈度。

但对于第一种方案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所以,最后就变成对外扩张。

资本主义国家每隔几十年,就要发生一场大规模战争,本质上来源于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